快樂的每一天都是你的

■董雪丹

對花草的喜歡,好像是與生俱來的。對花草的留心和關注,也有六七年了,這幾年我的微信朋友圈,就是花草的世界,就是心靈的后花園。累了,就在花園里走走,與一朵相識或不相識的花兒、與一棵沉默或張揚的草兒說說話。

記得有一回,一個朋友在我發了花草之后留言:“看你的微信,才知道生活的美好。”其實,那一天我是在醫院里,身處一個漫長的等待。只是,我的心不甘于沉溺在忐忑和嘈雜之中。那些花花朵朵之于我,是一種牽引、一種治愈、一種救贖。我愿意讓焦慮與繁瑣停留在過去的現實世界,讓自己每一天的記憶留下的都是美好,讓生活中的傷與痛都隱藏在花朵的笑臉之后。我更愿意再重新翻閱過去時,沒有煩憂,沒有清愁,只有生命的美好和歡欣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,每個人都會被生活中的諸多事務裏挾著。作為一個平凡的人,我也在工作中忙碌,家務中勞神,只是,我不愿讓自己的心靈沉陷。我相信,心里有什么,眼里就有什么,身邊就有什么。

一直覺得,花花草草是靜靜地等候我的朋友,用不同的色彩和姿態等在那里,等著與我對話。等待,就有相遇或者錯過。不管哪一種結果,它們都還在,甚至很多的花草從《詩經》時代一直等到現在,沉靜沉默在最初的那一個點上,無悲無喜、無怨無悔。它們的等待,無始無終。人間沒有永恒,它們有。花草是安靜的,和花草在一起時,心也是安靜的,也只有靜下來才能和花草對話。要不,花草是會發脾氣的:“你都靜不下來,憑什么和我對話?”

雖然真正靜下來不容易,但我還是有屬于自己心靈世界的安靜,靜靜地等候一朵花開,呆呆地看樹葉在風中擺出不同的姿態,癡癡地看草兒發芽,傻傻地看蘆花飄雪、柳枝飛舞……做這些,只是因為喜歡,打心眼兒里喜歡。也被家人調侃過:“什么事沒用,你喜歡做什么!”這話說得無意,卻無意到極好——有用的東西都有目的,都強調好處,想到這些,心已累了。不勉強自己為什么有用的目的而做,“喜歡”推動著自己,沒用而又喜歡去做,心靈是多么自由,心里是多么自在。

一個周末,讀美國“生態倫理之父”奧爾多·利奧波德的《閑暇時間》,讀到這樣一句:“讓人滿足的嗜好必須在很大程度上是沒用處、沒效率、費時費力或落后于潮流的。”讀時,就用鉛筆畫了這句。讀后,心里還是放不下,又一個字一個字地抄到手機上,一點兒也不嫌麻煩。這種感覺,像遇到一個知己,目光相接,還沒開口,對方已說出了自己想表達,也試圖去表達過,卻未表達出、表達盡的感受。他還說:“嗜好是對所處時代的叛逆。是在社會進化的短暫渦流中,堅持那些與之逆向或為之忽視的永恒價值。”其實,我看花草、寫花草,沒想過“堅持”,也不想“叛逆”,也上升不到“永恒價值”,只是跟著自己的心在走,讓自己的初心與草木的本心相遇,如此,而已。

葡萄牙詩人費爾南多·佩索阿有一首小詩:

你不快樂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

你只是虛度了它 無論你怎么活

只要不快樂 你就沒有生活過

夕陽倒映在水塘 假如足以令你愉悅

那么愛情 美酒 或者歡笑

便也無足輕重

幸福的人 是他從微小的事物中

汲取到快樂 每一天都不拒絕

自然的饋贈

喜歡這首小詩,它說明白了自己說不明白的感覺。許多時候,我們明明做了許多事,卻又好像什么都沒做。回想時,只是一片空白。與自己心靈無關的東西,說了,做了,卻仿佛總是不存在。看來,不能走心,往往都不是真正的快樂,做得再多,都是虛度。動人的那些,也許微小,只是一朵花、一片葉、一條常走的小路,一個黃昏來臨的瞬間,一件你想了很久終于去做的事,卻可以占據整個記憶。是的,要感謝自然的饋贈,自然最接近靈魂的本質、人的本心。很慶幸自己這么喜歡花草樹木,可以快樂地與之相伴,可以讓每一天都真正屬于自己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169.jpg
分享
評論
首頁
a级片网站-网站A片-a类片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