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甫最后一首五言律詩,比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還凄慘

說起唐朝大詩人,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李白和杜甫,這兩人一個是詩仙,一個是詩圣,兩人合稱李杜。今天咱們就聊一聊杜甫吧。

說起杜甫,成都人都知道一個叫作“草堂寺”的地方,“草堂寺”其實就是成都人對“杜甫草堂”的別稱。杜甫避難到成都,結廬浣花溪畔,寫下了不少關于在成都生活的詩文。以前學生時代讀杜甫的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時,感覺杜甫生活的好慘,“布衾多年冷似鐵,嬌兒惡臥踏里裂,床頭屋漏無干處,雨腳如麻未斷絕”,可是,當最近小佛讀到杜甫晚年漂泊湖南時寫下的《暮秋將歸秦,留別湖南幕府親友》時,才意識到,杜甫在湖南的日子其實更慘。

暮秋將歸秦,留別湖南幕府親友

水闊蒼梧野,天高白帝秋。途窮那免哭,身老不禁愁。大府才能會,諸公德業優。北歸沖雨雪,誰憫敝貂裘。

杜甫大歷五年(770年)冬病逝,這首詩是杜甫人生中最后一首五言律詩,目的是希望親友們能送點盤纏。小佛首次讀到這首詩后,心里就特別難受,當看到下面的注解之后再讀這首詩,心中更是止不住的悲痛,出生名門望族的杜甫怎么去世那一年這么慘,到處找親友要盤纏?

“水闊蒼梧野,天高白帝秋”,這是點明杜甫寫這首詩的時間的與地點——暮秋時節(白帝與白帝城沒有任何關系,用在此處代指司秋之神)湖南江水邊,這是一個遠離故土的地方。

“途窮那免哭,身老不禁愁”,這兩句詩是杜甫的自敘,自己如今生活非常困頓,毫無盤纏,心中十分憂愁與擔心。如果放在以前,出現這樣的情況,杜甫是會推己及人的,而寫這首詩的時候,杜甫已經被現實的生活逼到了絕境當中,自己年老體弱,身體似乎已經到了快要撐不住的時候,再也騰不出空間去吶喊,寫出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那樣的句子,生活,真的已經耗盡了杜甫的心力。

“大府才能會,諸公德業優”,這兩句詩是杜甫在感謝長期照顧自己的潭州刺史、湖南觀察使辛京杲以及其他親友,杜甫能堅持到那個時候,眾人的幫助是少不了的。

生活艱辛、朋友接濟,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在有生之年返回自己的故鄉,“北歸沖雨雪,誰憫敝貂裘”。杜甫如果暮秋時節從湖南出發,返回老家時必然會經歷一路風雪,可是生艱難的他如何置辦得起能夠抵御北方風雪的“貂裘”呢?這句詩其實就是杜甫在向湖南的親友求助,希望大家能夠幫助一下自己,讓自己圓回鄉之夢。

清代黃生曾評論這首詩的頷聯和尾聯說:“口角愈傷悲,身份愈高傲,由其氣足以振之故也”,可是,小佛沒有讀到高傲,讀到的只有傷悲。這雖然不是杜甫第一次向親友開口求助,之前的求助中,杜甫不會降低自己才子的身份,哪怕是向身為朝廷命官的好友高適求助,杜甫那時也是認為好友拉一把自己這個落難之人,實在是理所應當,“為問彭州牧(那時高適正在今天的四川省彭州市出任地方長官),何時救急難”,詩句中帶著對好友的嗔怪。

尾聯中“誰憫弊貂裘”翻譯成大白話就是“誰來可憐可憐我”,這與乞求有何不同?活了一輩子,寫了那么多佳作,最后為了帶一家老小回鄉,杜甫已經不顧上自己內心的“驕傲”了。可是,杜甫到死也沒有回到故鄉,寫完這首詩沒多久,杜甫在湘江潭州到岳陽一段江面上的小舟中去世,終年五十九歲。

 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8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Hn9VefJEGf8a58I4KnxHM6GSSNCaLDcTFdKwVRuHacEqe9WshcdN8aVOMkv11co7ZzicKFxiaaX2IcLfAsu1TPdw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a级片网站-网站A片-a类片子网